凤凰军事

杨光如何在汇率变动中提供外汇维持措施

鉴于目前房地产网络的经济低迷,降息已成为全球趋势,而以较低标准应对的中国已成为“特立独行者”。

这也可能是离岸人民币汇率从9月以来最高的7.1959反弹至7.06左右的原因。

目前,不确定的全球经济前景加剧了人民币汇率的波动。

与此同时,房地产公司也不例外。各窗口期间发行的大量外币债券使其成为房地产公司受汇率波动影响的重要因素,阳光城就是其中之一。

为此,阳光城于9月15日发布通知,授权香港子公司阳光城嘉兴国际有限公司开展外汇套期保值。主要外币是美元和港元。交易上限不应超过外汇对冲时的外汇风险敞口总额。

公告指出,拟开展的外汇套期保值业务包括但不限于:远期业务、掉期业务、掉期业务、期权业务及其他外汇衍生品业务,严禁使用任何具有投机目的或性质的外汇衍生品。

目前,为了应对汇率问题,从事外汇套期保值的不仅仅是阳光城。

有观点认为,房地产新媒体并未完全统计,自去年第二季度人民币进入贬值渠道以来,万科、新城、光宇发展等许多a股上市房地产公司都表示,将推出相应业务来应对汇率贬值风险。

万科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提到,为控制汇率波动风险,将坚持外币资产负债匹配、期限结构、海外流动性风险等动态管理。,并使用自然套期保值和及时购买套期保值工具来控制汇率风险敞口。

截至报告期末,万科有效跨币种互换余额为20.91亿美元。

然而,尽管万科被业内视为财务管理的基准,但它仍然对汇率波动措手不及。

数据显示,由于人民币贬值,万科在2018年第二季度遭受了约13.2亿元的汇兑损失。

2017年,当汇率相对稳定时,这个数字是3.59亿元。

万科是一个拥有海外资产的好学生,能够自然对冲外汇风险,并且已经准备了相应的对冲工具,对其他房地产企业也有这样的影响。

太阳控股执行董事、太阳城集团执行副总裁兼全球合作伙伴吴建斌曾公开表示,一些房地产公司将遭受外汇损失。

“每个企业都必须管理汇率。当人民币兑现时,贬值的代价会很大,这将反映在当年的表现上。

“在外汇套期保值问题上,吴建斌在接受视点房地产新媒体(New Media of View Real Estate)采访时表示:“汇率管理非常重要,我们还需要再做3亿到5亿美元。

”在上述公告中,阳光城便表示,将进一步借鉴其他优秀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经验,包括尽可能进行货币币种匹配的资产、负债自然对冲;进一步细化原有的外汇套期保值工作流程、内部管理机构;并引入更多专业部门进行宏观形势、外汇市场的分析等强化管理动作。

对于阳光城,截至2019年6月30日,外币货币项目净额仅为6.63亿美元和9.43亿港元。

不过,根据阳光城的计算,在其他变量保持不变的假设下,假设港元和美元继续保持联系汇率,美元/港元汇率将上升/下降1%,这将导致其股东权益和净利润减少/增加5385.69万元。

根据7月1日离岸人民币汇率6.8206,9月15日收盘价7.0518,贬值3.39%,阳光城将承担这一期间股东权益和净利润约1.83亿元的损失。

显然,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应该注意的是,与其他房地产企业不同,阳光城没有海外收购的资产。它可以通过本币现金流抵消汇率变化的影响,并产生自然套期保值。因此,可以自然采用的方法主要取决于套期保值。

换句话说,阳光城市(Sunshine City)未来将在国际金融市场进行一系列交易,通过锁定远期汇率来抵消汇率变动的负面影响,进行反方向投资。

阳光城表示,外汇套期保值是在合法、审慎、安全和有效的原则下进行的,不存在以投机为目的的外汇交易。所有外汇套期保值都是为了规避和防范汇率风险,但仍然存在很大的风险,即外汇变化的不确定性。

具体来说,在汇率走势与公司对汇率波动方向的判断有很大偏差的情况下,公司锁定汇率后发生的成本可能会超过未锁定时发生的成本,从而给公司造成损失。

而这部分成本相对较高,吴建斌表示:“一般汇率互换、套期保值、三个月、六个月或一年,都会收取不同的费用,这种费用真的很高。

未能做好外汇管理可能有两个因素,一是不清楚人民币是否贬值,二是无意识。

“这也反映了房地产公司的心态。尽管外汇套期保值业务高度专业化和复杂化,但房地产公司长期应对资本市场似乎并不难。

然而,在全球资本市场不可预测的潮流中,当局陷入了困境。那么谁能成为潮流引领者呢?从外到内,观察和诠释行业、企业和市场的真实一面。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