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故事

题目1 |刘凯,郭田勇:新的财务管理条例

为了规范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业务,统一同类资产管理产品的监管标准,有效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于2018年4月27日联合发布了《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规范指引》(以下简称《意见》)。

新的资产管理法规的实施无疑会给规模达100万元的资产管理市场带来巨大挑战,但也将为资产管理行业的转型发展带来机遇,指明未来的发展方向。

新资本管理条例成为资本管理业务监管的新框架。《意见》坚持党中央、国务院“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总体要求,“坚决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决策部署,严格控制风险的底线思维,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标,宏观审慎管理与微观审慎监管相结合的监管理念,有针对性的问题导向。坚持积极稳妥推进、全面覆盖和统一规范各类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基本思路,实施公平的市场准入和监管,最大限度消除监管套利空,有效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新的资产管理条例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和监管机构管理资产管理市场的决心和信心,为转型升级新时代的国民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强化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核心战略。

考虑到近年来资产管理行业的规模和影响,以及资产管理业务混业经营的复杂性,中国人民银行通过2017年11月17日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各方意见。最后,中国人民银行会同相关部门对反馈意见进行了反复研究和审慎决策,充分吸收了其中科学合理的意见,并结合市场影响评价结果对相关条款进行了修订和完善。

新的资产管理法规敦促银行将其财富管理归还给资产管理业务的原始来源。新的资产管理条例明确规定,金融机构在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不得承诺保本和收入保护。发生支付困难时,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提前还款。

金融机构不准开展表内资产管理业务。

这一规定对于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具有重要意义。一是不允许承诺保本保利,促使银行金融产品回归“委托人、管理人”的性质,控制理财产品的风险来源,为理财产品的净值创造转型环境。第二,不允许金融机构预付款项。控制表外资本管理有利于银行表内和表外业务之间的风险隔离,防止风险在机构内部蔓延。第三,通过资产管理业务或渠道业务嵌套理财产品而导致的金融机构间风险传染也将得到有效控制。

净值化是银行理财发展的大趋势资管新规开创了理财产品净值化的新纪元,净值化的革新之处在于以下几点:一是公允价值原则,对资管理财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其净值化应当符合公允价值原则,并且公允价值原则是多层次、多方法的;二是风险更加明晰,净值化管理的理财产品能够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收益和风险,让投资者在明晰风险的同时做出最优决策;三是投资者可以尽享收益,改变以往预期理财产品超额留存模式,在管理费之外的投资收益全部给予投资者,所以理财净值化并不代表理财产品的收益会降低;四是计量方法原则与灵活并重,坚持公允价值计量,鼓励使用市值计量,符合相应条件的情况,可按照企业会计准则以摊余成本进行计量。净额结算是银行财务管理发展的总趋势。新的股权管理条例开启了金融产品股权管理的新时代。股权管理的创新在于以下几点:第一,将股权管理应用于财务管理产品的公允价值原则应符合公允价值原则,公允价值原则是多层次、多方法的;第二,风险更加清晰,以净值为基础管理的理财产品能够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回报和风险,让投资者在明确风险的同时做出最优决策。第三,投资者可以享受收益,改变以往过度保留预期理财产品的模式,并将除管理费以外的所有投资收益给予投资者。因此,财富管理的净值并不意味着财富管理产品的收益会减少。第四,计量方法应兼顾原则和灵活性,坚持公允价值计量,鼓励市场价值计量,符合相应条件的,可按照企业会计准则进行摊余成本计量。

因此,新资本管理条例的制定符合金融市场发展的原则和客观规律,也体现了党中央和各监管机构充分尊重市场发展规律、合理引导市场改革的先进理念。

资产管理产品的净值不是万能的。为了避免虚假净值,摊销成本法可以继续用于一些封闭产品。

资产管理产品应由托管机构核算,并由外部审计机构确认,以避免虚假净值。

鼓励市值核算,规定两种产品仍可采用摊余成本法:一种是封闭式经营,投入的金融资产用于收集合同现金流和持有到期产品;第二,在封闭模式下运作的产品,其金融资产暂时没有活跃的交易市场,或在活跃的市场上没有报价,其公允价值不能用估值技术可靠地计量。

这也表明新资产管理条例的公允价值原则具有普遍约束力,但在特殊情况下仍采用最优市场计量方法。

过渡期的调整既考虑到新条例的原则,也考虑到金融稳定。考虑到资产管理业务具有一定的连续性,新规定允许金融机构按照“新老配置”的原则,允许现有产品自然存续至投资资产到期。《意见》颁布实施后,过渡期从2019年6月30日延长至2020年底。但是,金融机构在过渡期发行的新产品应符合新规定的要求。

为了合理延续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业务,允许金融机构为投资于现有产品延续的未到期资产发行旧产品,但必须严格控制在现有产品的整体规模内,有序压缩和减少,防止悬崖效应。

这些措施也是党中央和各监管机构在充分认识资产管理产品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后,为防范“操作风险”而做出的合理调整。

新的金融法规使银行财务管理的转变更加有章可循。新的财务管理条例生效后,银行理财产品的刚性支付成为历史,理财产品净值时代即将到来。

如何对银行未来的理财产品进行净值化,以及净值化将对银行业乃至整个金融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已经成为各行各业关注的焦点。

2018年7月20日,中国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财务管理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7月20日至8月19日,中国保监会公开征求公众意见。最后,9月28日,中国保监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财务管理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同时,发布了相关部门负责人对记者提问的回答,并对正式草案的相关细节进行了正式深入解读。

为了更顺利地推进银行财务管理的净值改革,新的财务管理条例可谓是忽紧忽松。

紧缩意味着新的财务条例延续了新的资产管理条例的基本精神和要求,受到严格监管,并规定净值的方向将保持不变。

宽松是指逐步降低投资者门槛,为银行开放金融投资渠道,减少投资限制,丰富投资目标。逐步降低非标准资产比例,安全有序处置非标准资产,为非标准转换提供相对舒适的空空间。

根据银行财务管理的规模和影响,制定了较为完善的过渡政策。

新的资本管理条例和新的财务管理条例相辅相成。这里的“放松”是为了开放投资限制,而不是放松监管。在不改变新规对财务管理生态影响的逻辑和盈利模式变化的情况下,我们将开放部分行业和产品,进一步优化金融资源配置,为净值改革铺平道路。

首先,降低银行财务管理的销售门槛,简化审批流程,有利于降低发行难度。开放式金融产品应满足流动资产比例的最低要求。

其次,允许公开发行融资通过投资各种公开发行基金间接进入股票市场,明确ABN和其他资产支持证券是可投资产品,区分公开发行和私募发行融资,减少对私募发行产品的限制,取消对大额存单的集中限制。

第三,很明显,理财子公司公开发行理财产品可以直接投资股票,进一步降低理财销售的起点,并允许在法律合规的前提下与私募股权基金合作。

最后,新规要求银行提交理财业务整改计划,逐步有序推进旧产品压力下降,继续央行要求,不要求过渡期结束前未到期的非标准处置。

未来,银行财务管理应转变发展模式。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业,应在新资本管理条例生效后,特别是在金融管理产品打破刚性支付、明确界定非标准和民间限制公投后,进行相应的调整和改革。

首先,保本融资退出历史舞台后,应加强低风险融资产品建设,如开展结构性存款产品创新,为企业和个人开发大额可转让存单产品,丰富金融管理货币基金产品类型,以填补保本融资产品留下的债务空缺口。

第二,加快银行金融子公司建设,增强金融子公司的自主经营能力和市场地位,发展股票市场的组合管理能力,加强与公私营基金的合作。为不明对象开辟新的投资渠道,逐步加强理财模块的建设和升级。

最后,加强银行自身投资研究能力和净值管理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产品净值估值能力和应对净值波动的流动性管理能力,补充短板业务,强化激励机制,积极推进净值金融产品创新。

未来,银行财务管理的盈利模式将从赚取利差转向赚取管理费,回归“受托代人理财”的资本管理本质,逐步与国际资产管理业务接轨。因此,银行财务管理产品和经营模式也需要改变。

银行不再是资金的搬运工,也不再仅仅是信贷的代言人。相反,要不断挖掘自身自主研发产品的能力,提高主动管理能力,逐步实现产品多样化和差异化,建立和完善一整套业务链的管理和运营能力,突出银行财务管理业务的优势和特点。

新的资产管理法规是资产管理行业新的管理框架和行业标准,也将成为银行业转型升级的方向目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